全球化重建的时代已经到来

作者: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研究员张默南(ZhangMonan)表示,贸易战对全球贸易格局和全球价值链的重组意味着经济全球化将进入一个新阶段。

中美贸易战爆发一年多来,双方都深受贸易战的影响。

数据显示,中国对美国的增税商品出口额下降14%,贸易额下降180亿美元,占中国对美国出口总额的3%。

美国对华出口萎缩38%,贸易额下降230亿美元,约占全年美国对华出口的15%。

贸易战如何影响全球价值链和产业分工?有两个重要机制:第一,中国和美国可以通过产业转移避免关税增加对成本的影响;第二是通过直接缩小双边贸易规模来降低增量风险。

前者可能导致一些中国产业转移到其他国家,而后者的影响是全球贸易收缩和经济收缩的影响。

从长远来看,贸易战不仅会改变全球贸易和产业的总量分工,还会改变结构,进一步加剧价值链中各国之间的竞争。

目前,新一轮全球制造业转移已经开始,并可能持续数年,这从中美两国的数据中尤为明显。

从中国的出口结构来看,今年上半年对美国出口的下降主要被对欧盟、东盟、墨西哥和台湾出口的增加所取代。

从美国进口的结构来看,中国进口的下降主要被欧盟、墨西哥、越南、韩国和台湾进口的上升所取代。

其中一部分来自转口贸易,但很大一部分是由产业转移的结构性因素造成的。

根据越南官方数据,在越南增加直接投资的51个国家和地区中,中国以24.6%的投资率高居榜首。

中国也连续三年成为马来西亚制造业的最大外资来源。

根据马来西亚投资发展署的数据,2016年至2018年,中国对马来西亚制造业的投资分别为47亿林吉特、39亿林吉特和197亿林吉特,分别占当年批准的外国直接投资的17.2%、18.1%和34%。

东南亚正成为劳动密集型产业的重要转移地。

与此同时,中国工业也在进行战略调整和长期布局,特别是在高科技领域和研发领域的投资。

2018年,中国高新技术产品进出口总额占对外贸易总额的30.7%。

今年前五个月,尽管广东制造业私人投资同比下降10%,传统制造业面临9%至40%的降幅,但高科技行业投资同比上升1.8%,反映出产业结构调整和“升级”的趋势。

可以预见,无论中美贸易摩擦是否继续,全球制造业产业链重组和不同地区产业部门重组的趋势都是不可逆转的,这将深刻改变贸易与国家间产业分工的关系。

首先,全球价值链贸易的强度已经下降。

近年来,尽管跨境贸易的绝对值仍在增长,但其在全球商品产出中的份额正在下降。

麦肯锡的报告显示,2007年至2017年间,商品总量在全球价值链总产出中的份额从28.1%降至22.5%。

在贸易属性最强的最复杂价值链中,贸易强度的下降尤为明显。

第二,这三个全球价值链加强了它们的区域属性,而它们的全球化属性则趋于减弱。

自2018年以来,世界各地签署了全面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日本-欧洲经济合作协定(EPA)、美国-加拿大-墨西哥贸易协定(USMCA)以及欧盟和南方共同市场等其他超大型自由贸易协定,区域属性更加突出。

根据世贸组织的区域贸易协定数据库统计,截至2019年6月,向世贸组织报告的有效区域贸易协定(区域贸易安排)总数达到474个。

这些超大型区域贸易协定具有以下突出特点:第一,中部国家具有明显的特点。

虽然不同区域贸易协定的内容有很大差异,但中心成员与其他成员签署的区域贸易协定在某些条款和规定上有很强的相似性,从而形成了由中心成员国主导的不同模板。

第二,区域贸易协定已成为对外经济和政治关系的重要政策工具。

一些区域贸易协定不仅旨在通过非歧视性待遇增加成员之间的贸易量,而且有政治要求和竞争制定国际经济和贸易规则的考虑。

第三,排他性和起源原则。

美加墨贸易协定的签署进一步加强了北美三个国家的区域化,其排他性非常明显。

放眼世界,不仅中国和美国,日本和韩国也有贸易争端。这是全球化进程的“缩影”。

越来越多的国家以“国家安全”为名,以贸易制裁和关税为常规手段。全球化正从一体化走向碎片化,进入一个“分蛋糕”而不是“做大蛋糕”的时代。竞争越来越激烈,摩擦也越来越频繁,这将极大地考验各经济体的应变能力。

一个更加开放的市场必然会成为世界上的“稀缺资源”。

这篇文章是《中美聚焦》专栏作家的原创文章。版权属于作者和中美焦点。如需转载,请联系中美焦点微信公众号并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