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过WeWork山,通往youke车间的道路可能是畅通的。

温/里克摘要:旅行一百英里的人只有90分之一,仅此而已。

2018年9月20日,被称为中国互联网企业家代表的美国集团创始人王星终于如愿以偿,带领该集团敲响警钟,在香港上市。

当铃声响起时,这位自2010年创立美国联盟以来就咬牙切齿、自食其力的创始人在现场总共说了7句谢谢。

然而,事后,媒体报道都一致认为,王星最应该感谢的是他脚下的土地,在那里互联网奇迹一个接一个地涌现出来。

另一方面,美国联盟已经成为一个成功的独角兽故事。

最近,另一只追求奇迹的独角兽一直在首次公开募股的路上不停地轻弹屏幕。

那就是WeWork,它自称开创了共享办公的互联网办公业务模式,媒体从一开始就广泛报道的470亿估值也使其成为2019年的“独角兽之王”。

非常有趣的是,像美国联盟一样,这个独角兽故事始于2010年。

那一年,亚当·诺伊曼和30多岁的米盖尔·麦凯威说服房东让他们做一个实验:接管房东附近一栋大楼里的空房间,把它们分成办公室,然后转租出去。

出乎意料的是,一旦他们的“绿色办公桌”推出,它就非常受欢迎。

因此,他们两人很快在纽约格兰德街和拉斐特街的拐角处开设了他们的第一个WeWork办公室空。

随后,2012年1月,外国媒体报道称,WeWork已经为第二轮融资685万美元。

他们还提到,他们向新成立的公司、企业家和小企业出租办公室和桌椅,每月收费275美元。

从那以后,WeWork的估值在融资的道路上一路飙升。

2019年1月初,WeWork获得软银20亿美元的投资,成为美国最有价值的初创公司。

然而,仅仅7个月后,由于媒体对WeWork的公开首次公开募股材料越来越怀疑,其估值一路下跌。

这也让股东们对何时上市产生了疑问。

最新的外国媒体报道显示,原定于本周开始的首次公开募股路演也被推迟。

此外,在压力下,创始人诺依曼和他的家人出售了部分投票权,这导致了业界对他们的怀疑。软银是最后一个进入市场的大股东,它已被排除在上市后管理名单之外。

戏剧性的是,这一切都在短短一个月内爆发了。

8月初,招股说明书刚刚披露。

人们只发现支持WeWork高估值的不是技术和资源,而是企业愿景。

因此,有人开玩笑说,WeWork是一座“砾石上的城堡”。

媒体报道的核心实际上是三个。

一个是纽曼的利息转移。

他不仅把买给公司的财产出租出去牟利,而且在3年内以各种方式从公司兑现。

甚至一些媒体也估计纽曼在上市前已经从WeWork套利了7亿美元。

另一方面,为了提高自己的估值,WeWork在2018年上半年开始免费推广它。

最常见的方法是“高买低卖”。

直截了当地说,就是以高价出租房产,装修后再以低价转租。

尽管财务报表看起来不错,但它们也将现金流拖入了一个无尽的黑洞。

根据首次公开募股文件,WeWork的收入翻了一番,从2017年的8.86亿美元增至2018年的18亿美元。

但实际现金流已经从负12亿美元变为负22亿美元。

换句话说,其收入增加了9亿美元,净现金流量增加了负10亿美元,内外亏损实际上增加了19亿美元。

从这个角度来看,WeWork确实在向市场流失,并且仍在尽一切可能。

最后,投资者批评最多的是WeWork缺乏创新。

这家公司是一家科技公司的联合办公室领导。它管理一切。即使是企业愿景和文化都在掌控之中,但却没有首席技术官的职位。

事实上,把自己包装成互联网初创企业独角兽的WeWork没有技术能力。

因此,很明显,为什么投资者不乐观,媒体也在攻击他们。

这是一个大笑话,但一点也不好笑。

在中国,这几乎与美国军团在开展业务时遭遇的千团战争完全一样。当WeWorK 2014年估值超过100亿美元时,联合办公市场正式启动。

在这一历史时刻出现了大量提到我们工作模式的企业家,包括尤克工作室(Youke Workshop)、氪星空、发行伙伴、索霍、梦想加空、纳什空。

到2017年,合资公司将进入快车道,国内融资将超过400亿元。

根据《2018年中国联合办公活力指数报告》,截至2018年9月底,中国共有300多个联合办公平台,6000多个分销网点,总经营面积1200万平方米,就业岗位200万个。

同样,就在美国团队最终击败Groupon的时候,中国的联合办公企业早已显示出与WeWork简单粗糙的模式不同。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优科工作室(Youke Workshop),这是一家被外国媒体视为WeWork在中国最大竞争对手的国内联合办公室领导。

也许是基于不同的商业文化,我们工作(WeWork)追求市场份额的发展模式没有被优科工厂复制。

仅仅是王力可兴对美国代表团的战略,由优科工厂代表的国内联合办公运营商现在基本稳定。

在2018年的并购浪潮之后,调整和关闭店铺是今年国内联席办公室的关键词。

这并不意味着业务正在萎缩。相反,许多联合办公运营商正在逐步寻找符合自身能力的业务领域。

尤其是尤克工作室。

2018年大规模行业合并后,优科工厂拥有多个联合办公品牌。现在可以根据不同群体的需求推出不同大小和功能的联合办公产品。

因此,启动工卡车间精细化运营已成为国内联合办公运营商的共识。

同样,拥有风险投资背景的优秀客户工作室也愿意在技术上进行巨额投资。

与WeWork所谓的“社区”模式不同,优科工作室围绕其服务的中小企业构建了一个完整的在线服务平台,并向第三方开放。

在创始人毛大庆看来,优科工作室的价值不在于有多少办公地点,而在于能够直接触及企业需求的“网络”。

这被外界视为优科工厂的核心竞争力。

围绕这个平台,优科工厂进行了大量的技术投资和并购,并以其名义收购了许多技术创新企业。

从物联网到共享停车位,再到无人值守的集装箱、无人值守的健身房、互联网打印等。,围绕联合办事处空初步建立了完整的全链业务模式。

这是非常重要和特殊的。

此外,中国44个城市拥有200多个办事处空并为3,000多家企业提供服务。

我们最初建立了自己的闭环客户工厂。在WeWork目前的困境面前,它的优势是极其明显的。

此外,优科工厂(Youke Factory)也已被外国媒体曝光,明年可能会寻求在美国上市,这也被视为中国联合办公行业发展的机遇。

1818年9月美国使团的成功上市,给了尤克工作室(Youke Workshop)所代表的国内联合办公企业非常明显的鼓励。

相比之下,团购创始人团购的衰落实际上更具现实意义。

几乎在这家美国集团顺利上市的同时,曾是纳斯达克在美国宠儿的团购网站Groupon也在寻求整体销售。

但是如果你回到八年前的2010年,Groupon正处于巅峰。

它刚刚进入中国,引进了最新的跨国商业模式。

在短短两年内,在它的影响下,中国大大小小的团购网站已经突破了数千家。

相比之下,王星低调创立的美国集团没有补贴,没有背景,几乎没有人喜欢美国集团的前景。

但是当潮水退去,我们会发现谁在裸泳。

喧闹的“千团大战”不仅让自诩为团购创始人的团购网站Groupon灰溜溜地离开了中国。也让对补贴处理网的过度依赖消失。

然后是巨人的合并。

然而,一直在薄冰上运作的小心谨慎的美国剧团最终成了大赢家。

2014年,70%以上的团购市场被美国集团占领,王星也迎来了人生的第一个高峰。

有一段时间,聚光灯下没有什么区别。

私下里,他和朋友们在评论当时的“千联大战”时表示,中国互联网将永远是一个竞争激烈的市场,最终能够在deus ex中登顶的人一定不是跑得最快的人,而是跑得又快又稳的人。

然而,在中国引入、吸收和消化了独角兽的商业模式后,许多享誉海外的独角兽的表现可能远远好于它们在海外的“表亲”。

例如,为了阻止马云20年前在易趣上创建淘宝,他最终带领阿里巴巴建立了一个跨境商业帝国。

例如,向优步虚心学习的滴滴,自称是中国最像优步的公司,在杀死所有竞争对手后,又接管了优步中国。

例如,一切都与谷歌一致、坚信人工智能是方向的百度,在短短三年内建立了全球最大的开放式自动驾驶技术平台,成为目前自动驾驶技术的主要驱动力。

......中国的互联网产业并不缺乏奇迹的土壤。

这就是为什么英国《金融时报》在9月15日专门发表专栏,指出优科工厂更经济、更时尚。

媒体在报道其明年在美国上市的计划时表示:与软银支持的WeWork不同,优科工厂应该获得更好的市场估值。

由此可见,像那些改变了模式的互联网前辈一样,注重技术和服务的优秀客户研讨会最终可能会笑到最后。

据来自国外媒体的最新消息,WeWork已正式推迟首次公开募股进程,可能要到年底才会上市。

俗话说,旅行一百英里的人是九十分之一。

因此,虽然我们的工作跑得很快,规模也很大,但笑到最后的人笑得最好。

历史只证明了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