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炳军等人目睹了黑社会组织的垮台。

3月29日,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邢炳军、王程斌等52人组织、领导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案件作出二审判决。法院认定,该黑手党组织参与了14项指控,并维持一审判决,在一审中对邢炳军、王程斌等39名上诉人和其他12名被告进行判决和定罪。3月29日,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组织、领导和参与黑社会性质组织为由,判处邢炳军、王程斌等52人二审。法院认定该黑手党组织参与了14项指控,并维持一审判决,对邢炳军、王程斌等39名上诉人和其他12名被告进行了一审定罪和量刑。

邢炳军和王程斌都被判处25年有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3年,并没收所有个人财产。另外48人被判处18年至6个月不等的徒刑,另外2人被判处管制或免于处罚。

至此,在这场打击犯罪和罪恶的特别斗争开始后,该省第一起由国家反犯罪办公室监督的黑社会组织案件暂时告一段落,深受其害的泰和县居民表示了极大的支持。

黑色邪恶势力正在扰乱人们的心。“以前,有些人强迫我们拆除,但自从政府介入拆除后,我们的拆除工作进展顺利,我们对现场修复感到满意……”在谈到我们的拆迁历史时,居住在太和县花园新村安置区的居民李某说,自从邢炳军、王程斌等黑恶势力被抓获后,生活变得更加安全。

李某表示,此次拆迁是对太和县翰林广场的拆迁。2011年至2013年翰林广场拆迁期间,邢炳军和王程斌受雇于翰林广场工程部进行强制拆迁。他们多次命令胡斐、王晓东等人强行毁坏拆迁户的房屋和物品。他们殴打、夜间敲门、扔砖块、扔粪便、雇用残疾人骚扰和组织人员强行拆除被拆迁家庭的房屋和物品。结果,他们非法获利700万元。

“为了迫使搬迁户同意拆除,该组织的成员聚集了几十名残疾人,骚扰一些搬迁户,他们在搬迁户吃、喝、撒食物、故意损坏家庭用品、焚烧火纸和撒硬币等。持续了几天到几个月。

“据调查人员称,当该组织成员介入拆除时,公众感到害怕,害怕被殴打,害怕晚上外出,从而降低了他们的安全感。

据了解,邢炳军和王程斌的黑社会组织大约在2000年左右萌芽,长期盘踞在泰和县从事非法犯罪活动,涉及168人。泰和县翰林广场的拆除只是他们的违法犯罪活动之一。

该组织在追求经济利益、保持强势的过程中,依托泰和县军民职业学校,组织了聚众斗殴、寻衅滋事、故意伤害等数十起违法犯罪行为。它压迫和残酷对待许多人,造成不同程度的一人死亡和数十人受伤。同时,他们还渗透到工程领域、高利贷借贷等领域,并建立了KTV、酒店、洗浴场所等。,获取经济利益,以维持组织的运行,破坏市场经济的正常运行。

许多做坏事的人会自杀,善与恶都会终结。犯罪集团,主要是邢炳军和王程斌,最终受到法律制裁。

2017年5月,阜阳市公安局正式成立“5.06”工作队,指定其管辖的阜南县公安局部署全市公安系统40多名精干警察开展更高强度、更密集的调查。

特警进行了多次巡逻,一举抓获了166名涉案人员。他们还缴获了一把6月4日手枪、三发子弹、大量刀具、钢管和其他工具。扣押涉案车辆7辆,房地产单位10个,各类资金600万元以上,总价值2000万元以上。

查明了该团伙的105起刑事案件,并就故意伤害、挑衅、聚众斗殴、非法吸收公款、非法持有枪支、故意损坏公私财产等14项罪名形成了185卷档案。

2018年7月,阜南县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邢炳军、王程斌等52人组织、领导和参与黑社会性质组织,并向阜南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2018年12月30日,阜南县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在起诉书中指控的52名被告中,46人构成组织、领导和参与黑社会组织罪。其中,邢炳军、王程斌因组织、领导黑社会组织、开设赌场、故意伤害、聚众斗殴等12项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25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没收全部个人财产。另外48人被判处18年至6个月的有期徒刑和同等数额的罚款。另外两人被判控制或免除处罚。

宣判后,包括邢炳军和王程斌在内的40名被告分别上诉。

2019年1月29日,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审理。

同年3月29日,邢炳军、王程斌等52名组织、领导和参与黑社会组织申诉的人被公开判刑。

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原判决确认52名被告人犯罪事实清楚,证据准确充分,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一审判决依法维持原判,对邢炳军、王程斌等39名上诉人以及审理该案的其他12名被告定罪量刑。

由于上诉人刘林杰在二审中被认定有立功表现,因此依法改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