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日报》:机构改革应受到公众监督

4月16日,一份涉及3000多万“商人”的改革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推进事业单位分类改革的指导意见》正式发布。

该文件确定了公共机构分类改革的总体思维框架和改革时间表。

其中,在5年内,公共机构将放弃其行政和生产职能,同时进一步加强其公共服务职能。

事业单位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组织。他们不仅拥有比公务员大几倍的大量首长,而且早就背离了“专业技术服务”的最初属性。

一些数据显示,公共机构工作人员占国家财政支持的近80%,财政负担不言而喻。

必须消除市场经济主体的这一“负担”。

事实上,自1995年全国公共机构和人事制度改革会议以来,公共机构改革已经进行了15至16年。不幸的是,进展缓慢,机构仍在扩大。在过去两年里,公共机构仍然是腐败丑闻(如“内部招聘”)的最大受害者。

一些专家将改革进展缓慢归因于改革步骤的逻辑长期颠倒,缺乏总体规划和系统安排。

是的,与零敲碎打和地方试点相比,事业单位改革需要强调自上而下的总体规划,应该遵循从宏观到中观,再到微观的改革轨迹。

因此,《指导意见》对公共机构的轮廓和指导作用寄予厚望。

然而,从现在开始,实质性突破似乎仍然很少。

公共机构的改革肯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根据《指导意见》规定的时间表,直到2020年,才能建立和完善事业单位的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公共服务体系。

在此之前,核心任务是剥离不名副其实的机构,把承担行政职能的机构变成行政组织,把从事生产经营的机构变成企业。机构未来唯一的“事业”只能是公益服务——这显然是机构相对准确的定位。

仅仅“分类”是不够的。关键是“分离”。如果公共机构改革不能真正减轻纳税人的负担,它就不会成功。

“分离”无疑是困难的,涉及许多人的既得利益。

此外,公共机构在决策层改革中的发言权往往高于普通人的“改革”,如企业改革中的下岗工人和教育改革中学费飙升。

既得利益的阻碍无疑是十多年来公共机构改革没有取得成效的根本原因。

要真正有效地推动公共机构改革,仅仅依靠政府的大力推动和改革者的支持与合作是不够的。至关重要的是让公众也是利益攸关方参与进来,并扩大公共机构改革的开放性。

这是因为缺乏公共监督的公共机构改革将不可避免地在幕后不断妥协中拖拖拉拉。

为了使政务公开成为政府管理的基本准则,所有政府工作都应基于公开原则,无一例外。

公共机构改革尤其如此。

这不仅是为了满足公众知情权的需要,也是为了推进公共机构改革。

发表评论